— BLUE —

葬礼

葬礼。

没问过她想举办什么样的葬礼,想到这儿也怕是也不会有人这么问。

想最后做些她喜欢的事情,想问已经来不及,只能用十几年的交情来揣测她的喜恶。


“你喜欢什么花呢?”他问。

“是女生都喜欢花,你要送我吗?”她坐在他旁边问。

“是啊,还来得及吗?”他想拼凑一个微笑,但好像做不到。

“来不及了吧…”女生自嘲笑道。“为什么现在才想起呢?”

眼泪在眼眶里汹涌而出,他用手捂着双眼,泪水从他脸庞划过,滴落进黑色西装里。

“我其实不怕死的,你知道的。”她站起来在厅里踱步,“我有问过我妈,想死后埋葬在哪里。没想到我妈竟然对我说,她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就算想把她冲进厕所也无所谓。”她学她母亲刻薄语气说完看他的反应,“我学得不像吗?”

“……”

“但后来想其实我妈说得对,人死后的葬礼都是做给在世的人看的。所以…我的葬礼你们喜欢就好。”她露出豁达的笑容。

手机震动在西装内衬里发出“嗡嗡”的声音。

“你的手机响了。”她指了指发出声音的地方。

“喂?我快到了,你们先点菜。”他挂断电话,走进浴室随便洗了洗脸,用手胡乱抹了两把就出门了。


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餐桌上已经上了四五道菜。他坐在留好的位置,发现其他人的碗筷都还是叠放在一起。

“人齐就商量一下葬礼的事宜吧。”坐在主人位是她的大学好友,她们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基本上就算她半个亲人。“骨灰就按照她的意愿,与她的父母一起放。那么出殡的日期是定在了下星期六,地点在银星园,上午十点会有车……”

有些人眼泪还是止不住往外流,用手撑着额头;有些人双眼通红眼泪却没有流下来;有些人则是故作坚强眼神发呆。

他将碗筷分开,用转盘将沏好的壶茶转到自己面前,在茶杯里斟了八分满;然后他端着茶壶站起来为全桌的人斟茶。

他在她身旁插肩而过,“斟茶基本上是我在职场上的本能。”她有些得意地说。

见每人茶都斟好,他坐回自己的位置。右手拿起筷子,在烧腊拼盘里夹了块蜜汁叉烧放在自己碗里。

“一家餐厅水平如何,其中一样就是看他家的叉烧做得如何。”她站在对面像个美食家点评着。

“葬礼上的花清一色用白玫瑰…”大学同学仍在说着。

“她不喜欢白玫瑰。”他打断道,“她喜欢绣球花和睡莲,葬礼上的花我包吧。”

“Bingo,答对。”她兴高采烈地鼓掌。“哈哈哈,让你破费了。”

“好,那葬礼的音乐就用林宥嘉《早开的晚霞》吧。”大学同学接着说。

“林宥嘉是她最喜欢的歌手了。”好友A说道

“Bigbang和superjunior她也很喜欢。”他补充道。

“哦哦哦,你终于记得我喜欢的组合。”她欣喜地竖起大拇指表扬他。

这么你一言我一句,大家与她经历过的回忆都纷纷分享,他听了很多她日常的事情,大多数的事她都说给他听。基本上她是毫无保留的将她生活上的点点滴滴都与他分享,他知道,这是在邀请他进她的世界。

可原本两个不同的世界,又谈何容易共享?


葬礼来了很多她的朋友,室内摆满了绣球花和睡莲,背景音乐播着林宥嘉的歌曲。

“请瞻仰死者遗容。”

他穿着黑色西装缓缓走向她的棺木,棺木里的她像是睡着了感觉下一秒她会微笑醒来。

“你的葬礼喜欢吗?”他问。

她就站在棺木面前看着他,“喜欢,谢谢。”

“你要离开了吗?”他问。

“是啊,对了,我是和爸妈骨灰放在一起吗?”她问。

“对,都安排好了。”他点点头。

“那就好。”她露出满意的笑容。

“仪式已结束,请亲属移步到火化室。”工作人员提醒道。

“就剩最后这一段路了。”她走到他身旁。 

听到她这么说,他鼻头一酸喉咙发紧,声音颤抖着说:“我会想你的。”

“难过的话先不要说。”她温柔的说,“你知道的,死亡其实是我给自己的交代。你没有答应我的告白,我当时松了一口气,你说过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那么我更不能把你推进我所在的深渊。”她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晴空万里坏心情都会好起来的。”

他停住了脚步低头大声哭泣。

其他朋友见状连忙上前安慰。

十几年的交情,到今天为止完结。



End.

评论

2019-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