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UE —

放下

除了他,这个圈子里认识的人没有一个。

所以他在她的生活里消失了,想再寻他也无能为力。

一年过去了,总感觉和他分手的时间已经过了十年。

痛苦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

一年过去了,也希望她自己能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自己。

呵,自我安慰的能力又进一步升级了。


刚刚交往的时候,她很兴奋激动,

每次见面都当朝圣一样,就差没有跪拜了。

可时间久了,她的兴奋激动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多疑、敏感和情绪化,

总想希望他能陪伴她多一点,

甚至有时极端病态的期待他的工作一落千丈,

那么他就可以有多些时间陪伴她。

事实却是,他事业的发展平步青云;

她的情绪化变本加厉,一次又一次地要求他为她付出。

忽然发现,他已经不爱她了。

他提出了分手,然后就这么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一年过去了,身边出现不少的追求者。

是有试着交往,但最后无疾而终。

她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她的心里还住着那么一个人。

“要怎么才能彻底地忘记一个人?”她问友人。

“去投入一段新恋情。”

“我试过了,没用。”她摇头。

“时间会治愈一切。”友人笃定地说。

她明白道理,但是等时间来抚平自己的伤疤,要太久了。

所以她需要想别的办法来忘记他。

正好公司正要派人驻守外国分公司,她需要这个机会。

“疯了吗?万一你生病了谁来照顾你?!”友人知道后劈头大骂。

“去三年而已,而且我每年会回来的,又不是一去不复返。”她笑笑说道。

“这是我见过忘记前男友最蠢的办法。”

“哈哈哈……算是吧。三年回来后我就会升职,部长说我也许会做上他的位置。”

“反正你自己好之为之,有事没事一定一定要打给电话给我。什么时候要走?”友人舍不得拉着她的手。

“要等上层批了之后再去申请工作签证,估计也要三、四个月时间吧。”

“还早着呢!”友人立刻甩开我的手,“我还以为是下周的时间。”

“哪里有那么快,笨蛋。”


虽说分开了一年,但是她从来都不担心会在大街上遇见他。

他的工作性质会让原本他和她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再度分开。

还是……期待与他的相遇?

要是想见他,估计在网上随意搜索就会出现一大堆关于他的报道。

所以见与不见都一样。

为了她自己的工作,需要在部长生日的时候送一份生日礼物。

了解到部长喜欢喝红酒,而且还有特定的牌子。

所以利用休息时间,她去逛了逛酒庄。

她将红酒牌子告诉给店员,店员说要去酒窖查一下。

就在等店员的时间她遇见了他。

内心顿时有百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她本能想离开,但是想起店员还没找到她要的红酒,

只能死死的盯着酒柜的红酒,假装没发现他进来。

“小姐,你要的红酒找到了。”

“好的,谢谢。”

无疑和店员的对话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但他却没有和她打招呼。

明明拿了红酒结了账和他擦肩而过,

没有寒暄,没有点头示意,就当陌生人一样处理。

好,很好。

好到她一回家就把送给部长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离开自己后会活不下去,

也没有想过她会在他心中会有一席之地,

更没有想过分手后他还会当她是朋友。

所以……陌生人很好。

这件事都已经过了一周,但是每次想起来都让她咬牙切齿,就是因为他红酒还要重新再买一瓶……

她一下班就开车去到酒庄,幸好店员还记得她。

店员还是要去检查一下酒窖。

她四周环顾了一下,嗯,很好,这次来除了她没有其他客人了。

没有出任何意外的买到了红酒回到了家。

她竟然有些失望。

无聊地打开电视,发现——

这晚,她又喝了一瓶红酒。


她的工作签证不到三个月就批了下来。

父母友人都来送机,她在众人的眼泪和祝福下登上了飞机。

对于他的感情短短的一年无法消化掉,

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放下。

希望三年后回来自己会成熟点。


坐在她旁边的乘客翻开报纸,赫大的标题印着:

【Bigbang成员Top公开对女友的爱恋,不排除会结婚。】


评论

2016-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