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UE —

匆匆那年

闪光灯聚集。

红地毯的终点是电影颁奖晚会的入口,另一头是红地毯的起点。

她坐在豪华轿车里面等待踏上红地毯。

经纪人十分紧张地在照看她的妆容是否完美,而她低着头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什么。

“别紧张,我会在入口处等你的。”经纪人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嗯。”她与经纪人对视笑笑。她其实不紧张,只是不习惯成为别人的焦距点。

看到了吗?她履行他们最后一个约定。

车门打开,略带刺眼的灯光让她睁不开眼,她边小心翼翼下车边不忘和观众挥手微笑。

“现在走红地毯的是同时入围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女主角的崔冉,也是极少数同时入围两个女演员奖项的演员。”

深呼吸,微笑,挥手,停留,采访,继续深呼吸,微笑,挥手。

明明几分钟的红地毯,她却觉得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经纪人竖起大拇指,“有进步,起码采访的时候不会结巴了。”

“这算是在夸我吗?”她失笑道。

顿时身后传来围观群众热情的呼喊,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他到了。

“先去休息室补个妆吧。”经纪人领着她进入后台。

在后台看见许多合作拍戏的演员,络绎不绝地打招呼合照让她耽误了入场的时间,经纪人着急地在前方开路。毫无预警在后台入口碰见了他。

四目对视,点头微笑,擦肩而过。

熟悉的古龙水味让她有些晃神,追溯到年少的她攒钱送他第一瓶名牌古龙水。这么久的牌子还在卖吗?

大会安排她坐在入围女主角的一排,与竞争对手坐在一块儿一定要谈笑风生,泰若自如。要是摄像机捕捉到她,那一定是保持微笑的。正在发呆,身旁的演员小小地惊呼一声,他姗姗来迟脸上带着歉意。

今年他是入围最佳男主角吧?

见他与其他男演员打着招呼,坐在她的前一排。

她就这么盯着他的后脑勺,明明那么近伸手就碰触到他,却不能这么做。


【就这样吧。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爱上别人了。】一气呵成的她将分手和分手的理由全都说出来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从未见他对她大吼的样子,这么一看她甚是心痛。

【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和你分手。】她知道伤害一个深爱自己的人很容易,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的很彻底。【就这样吧。就把我当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在你的脑海里被憎恨被咒骂,之后……就忘了我。】她也知道伤害他也就等于伤害自己。

【我不信!】

【你明明刚刚在宿舍看得很清楚。别自欺欺人了。就这样吧。】她不想再望着他那伤心的表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和她的世界。


“崔冉!又在发呆了?还是在想着下部电影怎么演?”主持人的调侃引起全场哄堂大笑。

她回神不好意思笑笑。

“请告诉你是怎么发呆入围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主持人继续调侃着。“娱乐圈都知道崔冉是有名的喜欢发呆的女演员,其他演员要是有镜头都找镜头看,而她则是盯着崔崔胜铉的后脑勺看。崔胜铉后脑勺是不是印着剧本?”全场观众继续笑着。

他没有回头,身旁的男演员都一个个回头看着爱发呆的她。

发呆这么无聊的行为,也就只有她做得津津有味。嘴角不明了的牵扯,他看着屏幕里的她笑容已经开始僵硬,她明明是演员却还是不习惯成为别人的焦点。

好久不见。

今天这条白色透视纺纱长裙很适合她,红地毯一个人走得也很好。

她还记得他们最后的一个约定——十年后再见。

分手前的约定,还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记得。电影入围名单里有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她会来。

纹在左手无名指的崔字还在,他说那是以后戴入结婚戒指的地方,他先预订了。他以为这是他所有物的标识。

没想到她成为了别人的所有物。

后来才知道,她的分手里有苦衷有故事。

他想回头去找她,却发现他们已经走得太远了,他已经找不到了。


当最佳女配角喊着她的名字时候,她与身旁的演员们拥抱握手。

“很感谢电影节颁这个奖给我,感谢这个奖背后的所有工作人员,感谢导演、编剧、制片人。感谢我亲朋好友。我的影迷们。还有感谢你。不是有你们的支持,我就不会站在这里。”

“崔冉留步。问问你觉得待会儿的最佳女主角还会得奖吗?”

“在座的同行演戏都比我优秀,我觉得每个人机会都比我大。我得到这个奖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我的最佳女主角刚刚在发呆的时候,我在脑海里给自己颁了。”

全场鼓掌大笑。

她拿着奖和颁奖人一同下台。

经纪人已经在后台等着她。


“来看这里!不好意思!看一下这里!”各家摄影师都争相在采访台拍摄新鲜出路的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

不出意料,他的影帝是实至名归的。

按照摄影师的要求,她站在了最佳男主角的旁边合影拍照。

“恭喜你。”他笑着小声说着。

“你也是。”

她的拍照时间一结束,经纪人就直接将她带上保姆车。

“呼。”好累。她将奖杯好好的放在大会提供的盒子里,细心盖好盖子。

经纪人则是用手机继续处理工作,“别想着放假啊。要趁着你获奖接几个采访。”

“好。”她闭上眼睛回想着整个颁奖礼,除了记得自己获奖的那瞬间,就是他的后脑勺了。

好久不见。

看起来过得挺好的。


评论

2016-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