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UE —

不喜欢去吵杂的场合,可却不想扫其他人的兴致。

包厢里是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为了不让别人看起来自己有异,也随大家一起起哄喝酒玩耍拍照。

喝得有些微醺,有人再想灌酒,身边有人好心制止。

“姐再过会儿就回家吧,我到时候帮你叫代驾。”小声在耳旁说着。

“谢谢。”微笑点头感谢。

“大家可是说好要不醉不归,先走不是朋友!”不知谁大声说了这么一句,在自己面前的酒又多了起来。

场面热闹难以拒绝,硬着头皮又喝了许多。

虽说不是很醉,但已经有想回家睡觉的欲望。

手机此时在手里震动,他果然打电话了查问。

“喂?”

“喝了多少?”

“离茫还有三分之一的程度吧。”

“志龙不是说帮你叫了代驾吗?”

“嗯,刚刚叫的。”

“都叫你不要去了,他们玩得很疯的。”

“多拉姐亲口邀请,难道不给面子吗?”

“唉……笨蛋,下次我和你一齐去。”

“下次再说啦。工作做完了吗?”

“嗯,差不多了。”

“那就好。我待会儿回家再给你电话吧?”

“上车就给我电话。”

“知道啦。”她结束通话,静静坐着等代驾来。

“姐,怎么样?还好吗?”志龙走过来担心地问。

“放心,我没事。”

“待会儿让我朋友送你下去。”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她抬头看见进来的人引得其他人惊呼和欢呼。

“果然哥还是不放心。”志龙偷笑说着。

无意外他坐在另一端的沙发和其他友人意思意思喝了一两杯,眼神时不时瞄过来。

“姐,代驾到了,在楼下等着。”志龙提醒道,“我把他的手机号码发给你了。”

“谢谢。”她起身有些摇摇晃晃,被他眼明手快扶住,并搂着她的腰。

“姐,我先送她回家了。谢谢你的招待,下次也叫上我一起玩吧”他与友人们道别,搂着她走出了包厢。

“会让别人看见的,就送我到门口就好了。”她挣脱他的怀抱,不想和他身体有太亲密的接触。

“我既然都来了,就已经考虑好了。别担心。”他将鸭舌帽压得低低地,口罩也戴上,只露出眼睛。

代驾司机在门口接过她车钥匙,也没多想就开车送她回家。

停到公寓的停车场,她付了钱请司机先下车。

“要上去坐坐吗?”她问。

“我既然都送你回家了,当然就没打算走。”

她翻了白眼,不理会脸皮如此厚的他下了车。

车锁好,他依然搂着她坐电梯上楼。

回到家,她立即脱了衣服就直接进浴室洗澡。

他则熟悉地在厨房找到一瓶红酒和酒杯,在客厅里打开电视喝了起来。

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的她,发现他已经睡在沙发上了。

看来他也是很累。

“起来洗完澡再睡,睡衣和内裤都放进浴室了。”她叫醒他。

“哦。”揉揉眼睛,他往浴室走去。

她关了电视,将杯里的红酒喝完,将剩下的红酒放回厨房的柜子里。

洗完澡,身体没有刚刚那么乏累。

他走进卧室,看见她已经入睡。

今天的酒的确喝得有些多,明天问问志龙哪个人灌她酒。

明知道是他的人还捉弄,是不要命了吗?

他上床将她的被子盖好,从身后搂着她一起进入梦乡。


评论

2016-08-08